张家口笔洗制作交流组

文房 一篇文章了解“书房诸宝”

中国书法报2018-06-20 02:42:22


书法君:古人的书房里,笔墨纸砚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笔墨展现,文雅生焉。除笔墨纸砚之外,还有哪些文具呢?也许今天的我们不必用上全套的文房用品,但了解一下还是必要的,不然难免会出现一些闹笑话的尴尬时刻。


内容很长,不妨先分享到朋友圈,慢慢看哦。


一、印泥


印泥,是我国特有的文房之宝,无论是文件签署,还是历史文物以及金石书画之钤记,都需要使用。根据史书上记载,印泥的发展已有二千年的历史,早在春秋秦汉时期就已使用印沁泥,那时的印泥是用粘土制的,临用时用水浸湿,这就是当时称封泥。到了隋唐以后,社会的进步有人研制出纸张,人们又改用水调组朱砂于印面,印在纸上,这就是印泥的雏形,到了元代,人们开始用油调和朱砂,之后便渐发展成我们现代的印泥了。


印泥与印泥盒欣赏

西泠印泥

象牙仿剔犀印泥盒

掐丝珐琅牡丹纹印泥盒

清代巧色玛瑙印泥盒

剔红小印泥盒


二、镇纸


镇纸,即指写字作画时用以压纸的东西,常见的多为长方条形,因故也称作镇尺、压尺。最初的镇纸是不固定形状的。镇纸的起源是由于古代文人时常会把小型的青铜器、玉器放在案头上把玩欣赏,因为它们都有一定的分量,所以人们在玩赏的同时,也会顺手用来压纸或者是压书,久而久之,发展成为一种文房用具——镇纸。


镇纸欣赏

象牙龙纹镇纸

红木松鹤镇纸

黄玉螭纹镇纸

金丝楠阴沉木镇纸

清铜镇纸

铜胎掐丝珐琅纸镇

铜錾古琴式纸镇

象牙龙纹镇纸

羊叼仙草铜镇纸


三、水滴



又名砚滴,为滴水入砚的文房用具,也称水滴、水注。最早磨墨往砚里注水的工具叫水盂。“古人无水滴,晨起则磨墨,汁盈砚池,以供一日用,墨尽复磨,故有水盂。”从传世品和出土器物来看,砚滴的出现不晚于汉代,最早为铜制,后改为陶、瓷、玉、石等材质。其样式不定,历代均有创新。汉代砚滴多为龟蛇熊羊之形,古朴浑厚。熊形玉砚滴,为一张口卷舌,背有双翅,右前肢托一灵芝,呈蹲坐式的飞熊。其雕工粗犷,为东汉时器物。飞熊的传说,古代极多。


魏晋时蛙龟等青瓷砚滴较为流行。如青瓷熊砚滴,仔熊右手捧食欲入口,左肢轻扶左膝,神情专注。顶部有孔为注水口。


南北朝时期水滴以动物造型更为普遍,如蛙形、兔形等,并有其他造型的砚滴。如青瓷棒槌形砚滴,其形状颇像一条茄子,一端圆鼓上有鸡心状注水口,另一端为细管状流。造型小巧别致。器身刻划卷枝纹,线条流畅自然。从纹饰上看,为南北朝时的典型器物。


唐代砚滴形制小巧,造型别致,除有瓷制品外,还有铜制品,如龟形砚滴,造型为一龟口衔小碗,龟背有柱形钮,龟甲雕刻精湛细腻,为唐代砚滴中的精品。


宋元之时,瓷砚滴再度兴盛,尤以龙泉窑烧造的砚滴最为新颖别致,有舟形、坐俑形、童子牧牛形、鱼形等。鱼形砚滴,为一只跳跃的鱼形,口为滴,背部有一注水孔。造型别致,鱼身有刻纹。通体施以灰青色釉,为元代瓷砚滴中的精细之作。


明代瓷业高度发达,砚滴自是争奇斗妍,历代均有砚滴传世,尤以宣德时器物别有风韵。青花鸳鸯形砚滴,为象生鸳鸯形,背上有圆孔,上插有一滴管,平底,通体以蓝地留白技法装饰。器型精巧,胎白质细。左上留白地内青花楷书“宣德年制”。


清代砚滴以象生形居多,作工精巧,青白釉莲蓬形砚滴,其造型极为别致,左边一朵荷叶为水盂,边堆塑螃蟹,内有孔洞通向右边莲蓬,莲蓬有出水孔为砚滴。和两件文房用具为一体,前朝所少见,为清代早期器物。


在文房用具中砚滴(水滴)传世品较少。


水滴欣赏

豆青釉的文房水滴

民国宝船水滴

清代寿山石水滴

清乾隆青釉文房用品水滴

更多水滴欣赏


四、笔筒



笔筒 ▲


笔不用时插放其内。材质较多,瓷、玉、竹、木、漆均见制作。或圆或方,也有呈植物形或他形的。


笔筒是文房用具之一。为筒状盛笔的器皿,多为直口,直壁,口底相若,造型相对简单,没有大的变化。笔筒产生的年代已不可考,三国吴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螟蛉有子》:“取桑虫负之于木空中,或书简笔筒中,七日而化”。其所说笔筒是否为今日笔筒,不得而知。从目前传世品来看多为明代中晚期之物,墓葬出土之物,亦不见有宋元笔筒。明屠隆《文具雅编》:“湘竹为之,以紫檀乌木棱口镶座为雅,余不入品”。明文震亨《长物志》:“笔筒,湘竹,栟榈者佳”。故有笔筒为晚明之物一说,但查宋无名氏《致虚杂俎》:“羲之有巧石笔架,名‘扈’;献之有斑竹笔筒,名‘裘钟’皆世无其匹”。似乎笔筒的年代应起码推至宋代。由于此系文化史范畴,故这里不加以论述。


据文献记载,三国时已有笔筒。吴国的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之《螟蛉有子》篇云:“取桑虫负之於木空中,或书简笔筒中,七日而化”。虽然文中没有言明笔筒的材质,但从桑虫放的地方,一为木空(木),二为书简(竹、木)推论,笔筒也应是竹木之质。但是三国的笔筒与后世的笔筒是否一样,汉代出土的竹笔筒或可窥得其形。如湖北江陵凤凰山168号汉墓和山东临沂金雀山周氏汉墓各出土一件竹笔筒。金雀山汉墓的竹笔筒两端穿透,筒身镂有八孔,筒身中间及两端有三道皮箍,笔筒涂黑漆,出土时,笔筒里置有竹笔。筒身上的镂孔是为了便于取笔。由此可知,汉代的笔筒是一个镂孔的细竹管,笔完全置于其中,与后世圆筒状插笔的笔筒有很大不同。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中提到的笔筒,可能也是这种形状,细竹管状的笔筒似乎更适合放桑虫。宋无名氏所作《致虚杂俎》言:“王羲之有巧石笔架,名扈班;献之有斑竹笔筒,名,裘钟”。王献之把玩斑竹笔筒被传为文:人雅事,只是《致虚杂俎》为后世追记之作,记载东晋王献之有斑竹笔筒存疑。


记载笔筒较多的是明代的文献,据《天水冰山录》记载:查抄明代一代权相严嵩(1480年至1567年)家产的清单上,列有牙厢(镶)棕木笔筒、象牙牛角笔筒、哥窑碎磁笔筒等。


笔筒欣赏

根雕笔筒

梅妻鹤子笔筒

牛角笔筒

清代黄杨刻古松纹笔筒

象牙云龙纹笔筒

玉雕竹节笔筒


五、笔洗


笔洗 ▲


笔洗,笔使用后以之濯洗余墨,多为钵盂形,也作花叶形或其它形状。


各种笔洗不但造型丰富多彩,情趣盎然,而且工艺精湛,形象逼真,作为文案小品,不但实用,更可以怡情养性,陶冶情操。


古用贝壳、玉石制作。宋代已有典雅的瓷笔洗问世。明代还用铜制瓷笔洗作的小盂作笔洗,历代多以玉、陶等制作,较为丰富多彩。形状多为扁圆形,青花瓷为多,上饰各种花纺图案,极富朴素、文雅和庄重感。 如仿官釉桃式洗,清雍正乾隆两朝仿宋代官釉器极为成功,釉质多样,莹润凝重厚。此洗呈现桃形,外壁塑贴带枝叶桃实,洗内有大开片,外底中心有3个芝麻大小的支钉痕,周围环以14个支钉痕。通体施粉青釉,釉面滋润,造型别致,工艺精细,是瓷洗中精美之作。虽无款识,但明显具有雍正仿官窑器的特征。 如仿哥釉叶式洗,清乾隆,清代雍正、乾隆时,景德镇仿宋代汝、官、哥、定、钧等名窑作品非常成功。哥窑器中的朱色、粉青、灰青釉等,无不仿制。造型多为葵口碗、琮式瓶以及笔筒、笔洗、笔架等工具。这件呈树叶形,釉色粉青、釉质莹润,通体釉面被粗且深、细而浅的两种纹线交织切割,俗称“金丝铁线”。外底有芝麻大小的支钉6 个,外底中心青料篆书“大清乾隆年制”双行6字方款。此器造型典雅,釉面纹片富韵律感。


1、形状


笔洗的形制以钵盂为其基本形,其他的还有长方洗、玉环洗等。笔洗的材质以陶瓷最为常见,有官、哥元洗,葵花洗,罄口圆肚洗,四卷荷叶洗,卷口帘段洗,缝环洗等。其中以粉青纹片朗者为贵,如,龙泉双鱼洗,菊花瓣洗、百折洗、定窑三箍元洗、梅花洗、绦环洗、方池洗耳恭听、柳斗元洗、圆口仪棱洗等。今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哥窑海棠式洗、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枢府釉印花洗都是国宝级的稀世珍品。此外,还有中间用作笔洗,边盘用作笔掭的。可见,笔洗的形制各异,或素或花,工巧拟古,虽在文房用具中不占有主导地位,但集一套不同性质的笔洗于书案前也蔚为奇观,增添书房之趣。


2、瓷笔洗


瓷笔洗传世量最多。目前可以见到的最早作品是宋代五大名窑(哥、官、汝、定、钧)的产品。这些瓷笔洗一般为敞口,浅腹,形状多种多样,包括花果、鱼、兽等形象。如桃试洗做成半个桃实形,一段有枝茎,桃叶包绕,造型爆满,风趣,讨人喜欢。宋代官窑、龙泉窑都烧有这竹根雕的笔洗种桃式洗,但传世品不多见。现在能见到的桃式洗,大多是明清景德镇、宜兴窑及广窑的产品。葵瓣洗通体成葵花瓣形,六瓣、八瓣不等,有敞口、撇口、折沿之分。宋代官窑、哥窑有此类形笔洗烧制。明清景德镇也有,但一般为青花瓷,以青花鱼藻纹为多。莲花笔洗身为莲花形,明清两代均有烧制,但由于时代不同,窑口不同,笔洗的装饰风格也有变化。如明代宜兴窑的莲花洗,一般是在洗的外部堆贴3根莲花茎,茎端出凸起荷叶、荷包和莲蓬,器体表面不满灰白色片纹。广窑的莲花洗整体塑造成展开的莲花形,花瓣层层叠叠,且在笔洗施明净的蓝会釉。值得注意的事,虽然明清两代莲花洗的形制相同,但还是有不同的时代风格。一般来说,明代莲花洗得莲瓣舒展自然,很生动;而清代花瓣则规整呆板,较程式化。蔗段洗是将洗的形状塑造成短粗的蔗段样。这种形式的笔洗基本是宋元时期的产品,以景德镇青白釉和龙泉青釉的产品为多。堪称此戏中佳作的传世品有:汝窑青釉三足瓷笔洗,官窑青釉瓷笔洗,哥窑米黄色五足笔洗,青灰釉海棠式笔洗,钧窑天蓝釉鼓钉瓷洗,仿定窑缡纹瓷洗,素三彩海水蟾纹三足洗,青花鱼龙纹洗等。


3、玉笔洗


玉笔洗是在数量上仅次于瓷笔洗的一个品种,但它最大的特征是一洗以模样,没有雷同。由于传统琢玉技术相当成熟,艺工们的艺术修养也很高,玉器玉笔洗本身又是珍玩之列,玉笔洗各个雕琢的生动活泼,玲珑有加,艺术性远远超过实用性。如秋蟾桐叶玉洗,器身雕成一片被折枝拖着的内卷桐叶形状,也上筋脉丝丝缕缕,一秋蟾栖身叶上。洗不但形状生动雕琢更是逼真,连同叶边缘被小虫啃食的痕迹都历历在目,令人爱不释手。又如蟠蛎洗,浮雕在器身外的4个 蟠蛎张牙舞爪,似乎正在以不同的姿势像上攀爬,其凶狠机制的内青外貌被琢玉者刻画的栩栩如生。在如莲藕玉洗,一只粗壮鲜嫩的藕上,莲茎缠绕,生长着几片嫩叶,一多莲花似开未开,孕育着旺盛的生命。一只莲蓬已经结出累累果实,就在这一派生机盎然中,一片大大的卷曲莲也构成洗得成水部分。如此没轮没奂的造型带给人们岂止是一点感官的愉悦?说玉笔洗各个优秀一点都不过分。


如果说瓷、玉笔洗是以秀、雅、高洁的品质取胜,那么,掐丝珐琅笔洗则以华贵雍容自成一体,但也正是它的工艺特征不为历代文人墨客青睐之故,其市场不大,一般多在宫廷佛殿流行。享受藏在台北故宫的明宣德年间的掐丝珐琅蛎耳笔洗就属于这种情况。


4、其它材质笔洗


犀角、象牙和玛瑙笔洗几乎都是明清时代的制品,这一方面与明清两代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各种手工艺技术蓬勃兴起有关,另一方面也与朝廷的奢靡风有关。明清两代都有特别爱附庸风雅的皇帝,上行下效的结果就是不论多么贵重的材质,只要能够雕琢,都可以成为宋代汝窑荷花青蛙笔洗制作珍玩的原料。几种珍贵的笔洗就说明了这一点,特别是犀角的,这种有番国进贡的材料原本是作为药材的,有人用它作搓杯等酒器还可以说的过去,用它作笔洗就真正太奢侈了。可能因为材料贵重吧,犀角、象牙和玛瑙的笔洗雕琢的都非常精细。像犀牛荷叶洗因形就势,将枯萎的荷叶雕刻的惟妙惟肖釉布朗菲一点材料。玛瑙蟠桃笔洗巧妙的将红色部分雕成桃核,白色部分刻画成蝙蝠。象牙雕松鼠葡萄笔洗将洗雕成一卷曲的葡萄叶形,也更处连接的藤蔓盘卷延展,且附于洗中。其上蔓枝四延,蔓根处一串葡萄被压在一片叶下,城乡外伸展状,一朵玫瑰花盛开着,两只松鼠一只抱住落下的葡萄猛啃,一只见状急忙奔来。一只蜻蜓落在叶边,悠然的观望洗内的一切。也许只有洁白的象牙才将这幅恬淡景致表现的淋漓尽致。


除此之外,还有用竹根雕的笔洗,如"三送制"的竹根雕残荷叶洗。这种洗虽然用料一般,制品却都出自名家之手,因此一点不比其他类的逊色。


笔洗欣赏

哥窑小笔洗

钧窑桃形笔洗

靑铜镏金荷叶笔洗

清绿釉荷叶笔洗

石雕荷叶笔洗

玉雕莲藕笔洗

竹根雕笔洗


六、臂搁


臂搁是古代文人用来搁放手臂的文案用具。除了能够防止墨迹沾在衣袖上外,垫着臂搁书写的时候,也会使腕部感到非常舒服,特别是抄写小字体时。因此,臂搁也称腕枕。


臂搁多竹木、象牙质地,上有纹绘雕饰,十分精美多趣。


臂搁欣赏

碧玉松树臂搁

竹雕人物臂搁

黄杨木雕竹臂搁

象牙臂搁

象牙臂搁

象牙雕梅枝臂搁

竹刻人物臂搁


七、墨匣


清代胡开文制大富贵亦寿考五色墨墨匣


墨匣主要用于存放墨锭,起装饰和保护作用。墨匣中,以套墨、集锦墨、彩墨所用的匣最为考究。古代墨匣多以紫檀、乌木、豆瓣楠木为材料,并镶有玉带、花枝或螭虎、人物等图纹,所以,一般都很精美。古代墨匣中,也多有制成漆匣的。据说,清代道光年间,阮文达回京城,"以旗匾银制墨盒,其制正圆,为天盖地式,旁有二柱系环内。"可说是出类拔萃的。清末制墨匣最著名的,当属京城"万礼斋"。


墨盒欣赏

御题潭古怡情描金双龙长方墨匣

御题潭古怡情描金双龙长方墨匣


八、笔帘


笔帘是携带和收存毛笔的工具,主要用途:


1、把毛笔卷入其中,不会像装在铅笔盒里来回碰撞损坏笔头。


2、笔帘通风,可使毛笔很快干爽。


3、现在的都是35厘米*33厘米的居多。


4、这样的笔帘,一次可以卷几十支,方便携带。


5、主要是为了:有急事,需要带毛笔出去,但是因为刚使用过,没干。可以用笔帘一卷,带出去。不会发霉,也不会弄脏书籍等物。


笔帘欣赏


九、 笔架



笔架 ▲


笔架亦称笔格、笔搁,即架笔之物也,为文房常用器具之一。书画时在构思或暂息藉以置笔,以免毛笔圆转污损他物为古人书案上最不可缺少之文具。从样式来看,一般有挂式与搁式两种,分别称笔挂与笔搁(见后面附图)。


笔挂是用竹木制成的架子,两边有柱子,高一尺余;上面有横木,宽亦一尺有余,可以倒悬笔管,做晾笔用。笔挂也有制成圆柱形的,圆顶,笔挂在圆顶周边上,很方便。


笔挂 ▲


笔搁是搁笔之物。根据不同形状,亦称笔枕、笔山,也有称笔床,清朝还出现了笔船。


笔搁 ▲


1、历史


笔架具体的产生年代已不可考,从南朝吴均(469-520)所作《笔格赋》:“幽山之桂树……剪其片条,为此笔格”看,已有1500余年的历史。笔架因样式不同,多有别称。如笔山,因呈多峰山形而名,造型一般为五峰,中峰最高,两边侧峰渐次之,平底。以明代中晚期瓷制品较多。笔床,其卧式如床而名。明屠隆《文具雅编·笔床》:“笔床之制,行世甚少。有古鎏金者,长六七寸,高寸二分,阔二寸,饰如一架焉,可卧笔四矢。以此为式,用紫檀乌木为之,亦佳”。另有笔枕,笔悬等。笔架材质有瓷、水晶、玉、紫砂、铜、铁、木等。南北朝之前的笔架传世品还不曾发现,故具体面目不甚清晰,不过从文献来看,当为山形。“若九疑之争出,”材质当为木。唐代笔架流传下来的极为罕见,但从文献来看,此时的笔架已经成为文房的常设之物,如杜甫诗:“笔架沾窗雨,书签映隙曛”。陆龟蒙诗:“自拂烟霞安笔格,独开封检试砂床”。材质已不局限于木,呈多样化,如罗隐诗:“珊瑚笔架真珠履,曾和陈王几首诗”。


《开元天宝遗事》:“学士苏廷页,有一锦纹花石,镂为笔架”。遗憾的是对笔架的形状不曾提及。宋代笔架传世品和出土物较多,材质更加多样,宋周密《云烟过眼录》有“古玉笔格”,《宋稗类抄》有“铜绿笔格”。考古发掘有影青瓷笔格水注,漆笔格、水晶笔格和青玉笔格等。宋代笔架的形状大致有以下三种:一为上窄下宽的长方形,上有几个圆凹孔用来搁笔;一为上窄下宽的长方形,上有几个圆孔和一个长方形凹孔,长方凹孔用来放墨;一为山形,即宋鲁应龙《闲窗括异志》:“远峰列如笔架”。而以此种形式的笔架最为多见,山峰或陡峭,或平缓,峰峦少则五个,多达二十。元代笔架的材质有铜、瓷、石等,其形多为山形,宋代前两种样式已不见有。山形笔架的山峰较宋代明显减少,一般为四、五峰。明代笔架更是文房中不可或缺之物,这从明代文人著述多有“笔格”条目可知,如高溓《燕闲清赏笺》、屠隆《文房器具笺》、文震亨《长物志》等。笔架  其材质“有珊瑚者,有玛瑙者,有水晶者,有刻犀者”,还有瓷、玉、木等。其形状“有玉为山形者……有铜螭起伏为格者”。最为时人所好的是“有一老树根,蟠曲万状,长止七寸,宛若行龙,鳞角爪牙悉备,摩弄如玉,此承天生笔格”的不加斧琢之器物。山形笔架为明代主流,峰数一般不过五峰。清代笔架更胜明代,材质有玉、紫砂、水晶、铜、木、珐琅、象牙等。而以自然之物最为名贵,如乾隆皇帝为之赋诗“茸长八叉老,蜕然去不留……雅宜供架笔,毛颖本同游”的鹿角笔架。清代笔架从形状上可分为传统的山形,山峰较为粗壮,多用镂雕、彩绘等进行装饰;象生形,以动植物的形状起伏搁笔;天然物,如前边提到的鹿角等。


2、材质


笔架的材质一般为瓷、木、紫砂、铜、铁、玉、象牙、水晶无不具备。其中实用性的笔架以瓷、铜、铁最为普遍,观赏性的则以玉笔架最为典型。式样则尤为繁多。玉笔架有山形者、卧仙者、旧玉子母猫、十二峰头为格者、也有单螭起伏为格者;瓷则有哥窑三山五山者、白定卧花娃;木则有老树根枝蟠屈万状;石者有峰岚起伏者。明代以后,文人们对文房用具的追求逐渐高起来,不但要求有与“笔、墨、纸、砚”相配套的文房用具,而且要求这些用具注重实用性的同时还要追求观赏性。因此,作为当时文人雅士追求悠闲雅趣生活的一种象征,雕工精湛的玉笔架在明代极为普遍,有青玉、白玉等,形状以山峰形居多;而到了清代,玉笔架的雕工更为繁缛,特别是工艺味道浓郁。


以瓷为笔架最为普遍,特别是明清之际,样式更为丰富,流传更为广泛,不仅适用,而且讲究观赏,质精形美。迄今所见最早的瓷质笔架为江苏无锡北宋中期墓葬中出土的影青瓷兽形笔架水注,为一件笔架和水注两用器物。北京元大都遗址中也曾出土有影青瓷笔架,如青白釉笔架,共有五峰,山峰中镂空,上有海水植物等纹饰。山峰数量较宋代减少。明代瓷制笔架以山形居多,有明确纪年的为正德时青花笔架,如青花缠枝灵芝阿拉伯文笔架,以雕塑技术成型,为五峰山状,中峰略高,两侧山峰渐次。五峰以青花勾勒边线,内绘缠枝灵芝纹饰,中峰开光内书有波斯文字。五峰山下为青花勾云纹。底有青花“大明正德年制”楷款。明代瓷质山形笔架的另一特点是山形随意,并加以彩绘,如青花五彩笔山,为三峰山形,峰形极为随意,山峰上雕有龙纹,并饰以青花五彩,纹饰清晰,色彩艳丽,为万历时器物。可以这样讲,明代中晚期是瓷质笔架的大发展时期,而且笔架的形状各异,除实用之外,可供把玩。红釉鹅形笔山为嘉靖时器物,器型如一只卧鹅,通体施以红釉,菱角转折处露出白色胎骨,虽然器物没有款识,但从胎质、釉质等分析,为嘉靖时官窑所烧造。又如青花五彩龙纹笔船,青花五彩龙凤纹笔盒,不仅色彩艳丽,制作精巧,而且丰富了笔架的表现形式。


清代瓷笔架以乾隆朝制作最精,以山形笔架为例,较明代更为自然随意,极富天趣。哥釉笔架,山峰形造型,但不死板,山峰扭曲变形,山峰中部漏透。通体饰以哥釉,其色浅淡,釉面有黄色开片。釉层肥厚润泽,隐有酥光,为一件精美的器物。


乾隆时亦有笔船传世。清代晚期的瓷笔架缺少早中期时的神韵,其山形笔架的造型呆滞,如粉彩海水云蝠纹笔架,为五峰山形,山峰上大下小,缺乏稳重感,山峰较高而瘦,美感不足。山峰上绘红彩云蝠纹饰,山峰下以粉彩绘海水,底有“长春宫制”楷书款,为慈禧用具。


玉质笔架的具体年代已不可考,但从宋周密《云烟过眼录》:“古玉笔格”,及浙江衢州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4)墓葬出土有青玉笔格分析,至少在宋代玉已经用来加工笔格了。从传世品看,宋代玉笔架为山形,峰柱较矮,峰顶齐平。此时的玉笔架以实用为主,故不见有过多的雕琢痕迹。元代玉笔架已经追求人工雕琢的艺术韵味,有文人情趣。如青玉镂雕笔架以青玉镂雕而成,通体有大小不一 的孔洞,颇有洞石的自然天趣,玉色青幽,成为当时文人学士追求悠闲雅趣生活的一种象征。


明代玉笔架极为普遍,有青玉、白玉等。以山峰形居多,峰为柱状,在注重实用性的同时,更追求观赏性,其雕工精湛。白玉笔架为明代器物,通体雕有人物纹饰,雕工细腻,刀法流畅。玉色润泽,微闪黄,并有较深浸色。


清代玉笔架的雕工较明代更为繁缛,特别是工艺味道浓郁,除一些传统的山形笔架之外,其观赏性远远超过实用性。青玉桥形笔架,为桥形,平板式桥面,两端为坡状,桥上人物与桥下渔舟相互唱和,极具生活气息,雕琢精细,形象生动逼真,为清代玉笔架中的精细之作。


以水晶雕琢笔架在宋代之时就有。水晶为无色透明的结晶石英。水晶笔架特点是随形雕琢,流畅婉转,晶莹剔透。浙江衢州南宋史绳祖墓中曾出土有水晶笔架,为五峰山形,中峰最高,其余渐次,峰顶较尖,除山峰之外,通体不见有其他雕琢。明代水晶笔架较为少见,清代则传世品较为常见,多为山形,其峰势较缓,亦不过多雕琢。水晶笔架,其雕琢的线条极为简练,没有过多的转折,但意趣古朴。


以木为笔架的年代较为久远,但传世品不多见,以明清两代的器物较为常见。有紫檀木、黄杨木、沉香木等。紫檀木色呈棕紫色,坚重细致,一立方尺原木可达26公斤,故紫檀木笔架沉稳,且不易碎,为笔架中的精品。紫檀松鹿图笔架,笔架为山峰状,山峰上雕以松树及松针纹饰,峰下有孔并雕有鹿纹。色泽沉郁,质地细腻,雕工极为精致,为明代器物。黄杨木质地坚韧致密,色泽浓郁。黄杨木笔架在清代较为常见,如黄杨木笔架,架为山峰状,依山就势雕有山石、灵芝、松鹿等纹饰,并有镂雕的孔洞,特别是牙黄色的色泽有古朴之美。铜制笔架多为0螭龙形状,宋陆游诗:“熟睡李书横竹架,吟余犀管阁铜螭”。但宋元之物极少发现,目前所见多为明清之物。铜螭笔架为明代器物,清代铜螭笔架。二者造型基本相同,唯明代略高一些。传世品甚少。除上述介绍的品种外,还有紫砂、珊瑚、象牙、石、漆等材质的笔架,由于传世品相对较少,故不一一介绍。笔架的典型特征是小巧,一般来讲大不过盈尺,不但实用,而且供赏玩,故在具体的收藏过程中,以可供于案上,又可玩于掌中,可远观,亦可近取之物为首选。


本篇中所采用的部分文献摘自贴吧,图片来源于网络(注:并非全是文物,配图意在示以文具形制),经勘误、编辑与撰写后发布。如有错漏处请留言指正,谢谢!


版权声明


尊重创作劳动,才会有更多人发布优质的内容。媒体或公众号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书法报,微信号shufacn。也请书友们监督,发现不具名抄袭本文请立即投诉。


Copyright © 张家口笔洗制作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