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笔洗制作交流组

小器大雅|紫砂『文房清玩』图赏

抟砂造器紫砂文化2018-06-20 09:56:10


点击关注  ▲“抟砂造器紫砂文化”这里有最专业的紫砂知识

导语:

自明至今,应该说紫砂的发展离不开文人,而文人的生活又离不开文房四宝等文房用品。紫砂与文房清玩的结合,顺利成章。 

“文房清玩”  是指文人书斋中一切文化用具及陈设的总称,它除了笔、墨、纸、砚 文房四宝 外,还有笔洗、笔筒、笔架、笔插、笔掭、砚滴、砚屏、砚匣、水丞、墨床、臂搁、镇纸、印章、印盒、山子等。


清晚期 申锡制紫砂水盂和紫砂包袱印盒、冯桂林紫砂桃形洗二件

      两件水盂,一呈黄褐底色,中部饰一周回形锦纹,色泽黑褐,古穆沉郁,与底色相间构成强烈对比,具有极强的装饰性,另一水盂朱褐底色,于盂口作浮雕式雕刻壁虎爬于盂口,其造型塑造逼真至极,犹如实物,而其深褐设色又与浅色盂壁构成鲜明对比,亦具有浓厚的装饰色彩。紫砂包袱印盒下近方形,四壁刻有竹枝花卉及印款题字以装饰,盒盖处刻作包袱样,雕刻笔法精湛,布褶系扣,刻画极为写实。另一洗敛口而作刨开的桃形,以桃树枝作柄及托,器身雕饰花果枝叶,造型构思极为巧妙,将自然之景比笔洗之形巧妙的融合为一,集赏玩、实用于一身。


汪寅仙制鱼形文房套组

      此套鱼型文房以紫泥巧色制作更显难得,于各型各状变幻造型,多色巧变,鱼型题材,全组完整收藏更是不易,作品巧妙运用镂空技法、银丝镶崁技法、妆点、刻绘技法,如鱼眼转珠,活灵活现,每一件都显生动亦抽像,挑战视觉感官,赞叹如此精美而精细之文房器具。

文房清玩,形微体轻,与重器大件相比,实属小器物。

然而正是这些小玩意,却又是一个内涵丰富的知识载体。

它的丰富的功能,独特的造型,

构成了一个绚丽多彩,品位高雅的艺术世界。

下面咱们就分门别类的来一一欣赏这些紫砂文房清玩。

一、砚

      砚作为文房四宝之首,备受世人喜爱。紫砂砚的制作历史悠久,澄泥中掺进一定比例的宜兴紫砂精心制作而成,澄泥中加入紫砂不仅使砚的颜色华丽,凝重美观,而且会增加研墨的摩擦力,使两者可具有的质点慎密、坚固耐唐、可塑性强的特点相匹配,相得盖彰,优势互补,将使砚的质地更加优异。据乾隆44年档案记载,澄泥砚中加入紫砂原料,深受皇帝的喜爱,成为乾隆朱批御用砚。


清 葫芦形紫砂砚

      葫芦形紫砂砚,呈紫红色,质坚实,以大葫芦腹为砚面,上辅以小葫芦及枝蔓,整体造型简洁,线条丰满柔润。以葫芦为砚,意为子孙万代。配红木砚盒。


清乾隆 仿宋德寿殿犀纹紫砂砚

      紫砂澄泥质,色泽灰褐,沉静凝重,长方形,砚面刻犀纹,瓶形砚堂,瓶口为墨池,造型严整,雕琢有致,无过多纹饰,简约大方。砚背平,铭:“犀其文,缾其口,制始谁?宋德寿。法伊书,吾何有,论伊人,吾弗取。”款题:“乾隆丁酉御铭”,有朱文印二,曰:“几暇怡情”、曰:“得佳趣”。是砚品相极佳,保存完好。此砚为乾隆仿古六砚中的仿宋徳寿殿犀纹砚,另有仿汉未央砖海天初月砚、仿汉石渠阁瓦砚、仿唐八棱砚和仿宋天成风字砚五式。


子治铭行匣砚

      这枚砚台跟前两个一比实在是有点简陋,但是上面的刻绘内容,却又透出文人的气质。或许这才是真正文人用的砚台~


二、印

      印章的美学价值可以归结为两个方面:印章的艺术美和印章的材质美。印章应该是集书法、篆刻、章法于一身,最最能体现文人气质的文房清玩。紫砂印章还是比价少见的,给大家找来两方一起欣赏。


道光丙戌年 宜兴紫砂龟钮方印


顾景舟制紫泥龟钮印



三、印泥盒

      印泥盒,亦称印奁、印色池。文人用其蓄藏印泥,因宋以前用印一般为泥封、色蜡、蜜色、水色等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印泥。宋以后油印的使用为了防止油料的挥发遂以妇女存放水粉胭脂的瓷质粉盒保存印泥,明代屠隆在《文房器具笺》中将印泥盒列为专项。


民国 紫砂竹纹印盒


清光绪  兰草山石纹印泥盒


玉成窑制印泥盒

      上下对合,器内施釉,盒面饰以虫鸟纂纹饰。乃晚清浙宁玉成窑制品,乃文房佳具,底钤“心舟”印款。拍卖市场中甚所少见。



四、笔舔

      笔舔,在清朝属文具小九件之一,主要用于毛笔蘸墨后把笔尖上的墨抹匀。这种笔舔器,小的多,大件的少。


      这件笔舔以自然的玉簪花姿态而成,四片花叶上又长出大小叶片,叶丛中长出花朵以及花芽,设计细腻,层次分明。从各种叶子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艺术家捏塑的痕迹,配合堆贴和雕刻的技巧,使造型丰富,立体感强。匠家运用了紫褐掺砂和米黄色的泥做笔架,底部吟有“陈鸣远”篆文方印。



五、墨床

      墨床,又称墨架、墨台,汉族传统文房用具之一。是专门用来承搁墨锭的小案架。墨磨后湿润,乱放容易玷污他物,故制墨床以搁墨。墨床以墨定形,通常不会太大,宽不过二指,长不过三寸。造型多案架形、座托形、书卷形、博古架形,或曲折,或简练,深受历代文人墨客的青睐墨床为在研墨时稍事停歇,磨墨处湿润,以供临时搁墨之物。多为木、玉、瓷所制,形状或为床式,或为几案式。


汪寅仙制鱼形墨床两件



六、镇纸

      镇纸的起源是由于古代文人时常会把小型的青铜器、玉器放在案头上把玩欣赏,因为它们都有一定的分量,所以人们在玩赏的同时,也会顺手用来压纸或者是压书,久而久之,发展成为一种文房用具。


民国  祥兽形镇纸


清  包袱型紫砂镇纸



七、笔筒

      笔筒应该说是在紫砂文房中,最常见的种类。无论是故宫所藏的宫廷紫砂,还是被大家深爱的玉成窑作品,都常常能看见笔筒的身影。紫砂笔筒的常见,或许是因为紫砂优秀的可塑性,可以很大程度上满足笔筒造型的需要。


清乾隆御制 水村园紫砂笔筒


玉成窑制紫砂笔筒

      此笔筒外呈圆柱形,平底,挺拔匀称,线条柔和,色泽纯正,胎质紧密坚实,给人一种厚重沉稳之感,大气古朴之味尽显;腹部饰有诗文“若真万马腾空而下”并落“完白山人”款,笔筒之上留有“心舟”款。



八、水注

      水注,也称“水滴”、“砚滴”。是古代文人磨墨时用来装水、滴水的文具,注水于砚面供研墨之用。由于紫砂良好的可塑性,紫砂制成的水注往往都异常精美。

顾景舟制“一勺之水”水注

      肩铭“一勺之水多”,底自落款:“陶壶外史与江华二人小品”,水注造型流畅、构思精妙,壶盖细长,与壶身融为一体,上留小口,可入细水,壶把仿上古玉龙凤之纹饰,造型生动,可谓为文房案头之佳品,亦是孤品。


陈鸣远款段泥点彩竹笋水滴





九、水盂

      这种文房用具是贮水以供研墨之用,其形状多为圆口,鼓腹,也有象生形。水盂古时称水中丞,最早应出现于三国时期。从三国到南朝,总体变化趋势是从扁平到修长,有一个薄而光滑的扁圆形腹用以贮水。到唐代早期演变成敛口,鼓腹,圈足的形状。水盂在宋代十分流行,官窑、哥窑等名窑均有制作,造型古朴典雅。宋以后,水盂更为盛行。明清时期,水盂的制作日见精美别致,融制作者的匠心和使用者的慧心于一体。水盂除实用意义外,更多的是具有观赏陈设性。它供置于书斋的案几之上,与砚田相伴,与文人相对,因此,它必须符合主人的情趣,包括其材质、工艺、造型、纹饰、画意等等。


清 陈仲美鼓钉纹方形水盂

      陈仲美所制紫砂水盂由于素雅大方,史籍中多有记载。这件紫砂水盂四方形,直口,上窄下宽,小巧玲珑,周身施有鼓钉纹装饰。呈仿古式,整体厚实敦厚,底部呈方形凹处,即成盂内凸起之方形小块,又在上面吟有“陈仲美制”篆文方印,古拙简洁。陈仲美凭着高超的技艺和丰富的想象力,大胆创新,在继承了前人的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师古不泥古,借鉴青铜器的造型,古朴典雅,敦厚稳重,做到了造型、装饰和泥质的完美结合,充满文人雅趣。古人云:“笔砚精良,人生一乐”,这件水盂虽小,却构成了一个完整高雅的世界,理应受到重视。


清 陈鸣远蕉叶纹圆形水盂

      水盂口圆微微向外撇,器形上窄下宽,呈仿古式,造型庄严,肩饰回纹一周,下有倒三角仿古蕉叶纹,底部收平,微微凸起处成圈足,中间题「鸣远」行书款。整体泥质细腻,整体古朴幽雅。


清早期 陈汉文制鸳鸯形水洗

      鸳鸯形水洗周身圆形,椭圆口,以一鸳鸯身为器,回首的鸳鸯首和颈作环与口沿相接,亦可起到搁笔的作用,外壁贴泥塑鸳鸯形,间饰莲花和水波纹,鸳鸯在水波中嬉戏,相得益彰。侧面吟有朱文“陈汉文”印章。陈汉文是清代康熙、雍正间的宜兴紫砂高手,传为陈鸣远弟,制器以精雅著称,所作“鸳鸯水注”、“荷叶虾盘”等,形象生动,技艺卓越,堪称上品。


清  香美月插屏连座子


何道洪制双色鼻烟壶


裴石民紫砂山子


朱可心 紫砂米芾拜石山子


朱可心 紫砂太湖石山子


汪寅仙制梅花文房一组


“看完此文对你有帮助”

请分享给更多爱茶爱壶的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


Copyright © 张家口笔洗制作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