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笔洗制作交流组

名人轶事 | 把篆刻搞得震天巨响----赵古泥(图文)

篆刻2018-06-19 18:19:23

 点击"篆刻" 免费订阅


?篆刻论坛?

邀 请 全 球 爱 好 者 聚 会

长按二维码加入

长按二维码,关注篆刻公众号,可进入论坛!

全国1000多万的爱好者,在?篆刻论坛?聚会


未来的人文经济已经悄然兴起。我国独有的篆刻艺术----中国印,也越来越被国际友人和社会各界看好。《苏州杂志》一直重视这门兴起于苏州的“方寸天地”,年前,曾特意邀约“东吴印社”同仁一起挖掘一些吴门印话,以期温故知新、继往开来。

我的这篇文章以《入古而不泥的赵古泥》为题,刚刚在《苏州杂志》2007年第2期登载。编辑老师还为小文做了美容修饰,配了图片。在此深表感谢!不过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上,我就不怕抖露原形,自说自话改换了现在的这个文章题目,原文照发了:)

把篆刻搞得震天巨响----赵古泥轶事(图文)

赵古泥(1874-1933),名石,字石农,号古泥。苏州常熟人。一生治印逾万,著有《拜缶庐印存》40卷,《泥道人诗草》等。是近代著名书法家、“虞山印派”开派大师。

天下为公

刻苦自励

古泥自幼失去母亲,靠祖父在常熟西塘市经营小药店,勉强读了三年私塾。因家境不济,只得将古泥送到邻村的一家药肆当徒工,并期望他日后能以此谋生。而古泥却对此毫无兴趣,常背着店主偷偷习字刻印,因此老是受到店主的训斥。据说有一次受训后,他竟负气跑到苏州寒山寺,要求出家。但是方丈没有收他。当不成和尚的赵古泥,只得在小药肆天天“撞钟”了。但一有机会,他仍背着店主习字刻印。其时村上有人倡仪比赛书法的活动,名列第一的有奖金,而倒数第一的也一样有奖,用意是鼓励后进。但是每届殿军都会下不了面子而羞于领奖。古泥第一次参赛,这殿军便轮到了他,他却全然不顾别人的讥笑,当众领取了这份别人认为很下面子的“鼓励奖”。不日再赛,古泥竟以出色的水平得了个第一。众人正在大惑不解,在旁的一位老者笑道:“我每天早起磨豆浆,总见他屋里还亮着灯,如此刻苦自励,这第一岂是侥幸得来的?”。

大凡成功者,他们在性格、能力乃至出身、境遇等方面尽管各个不同,但志气的超常却总是惊人的相似。且大多在幼年即显端倪,难怪有“七岁定终生”的谚语。赵古泥家境贫困,成年后仍是家徒四壁,常常乞米借债。这在《泥道人诗草》中我们不难找到这样的感慨。赵古泥如果没有这样的志气和决心,要克服乱世的困顿、生活的艰辛,同时又要在艺术上有一番作为,那是难以济事的。

机会的垂青

据传,两朝帝师翁同和因为参与“戊戌变法”被慈禧贬职回乡后闲居常熟,有次偶尔在一家装裱店见到署有自己姓名的对联,但近前细察,知是膺品。查问店主后获知是赵古泥所为。翁氏非但不怪罪,反而提出要见他一面。此后,富于爱才之心的翁相国又授以书学要决,还不断地给予鼓励和扶持。

拥有一流的技艺,未必就能成为一流的教练。但一流的老师,必须是授人以渔的一流“渔夫”。结识吴昌硕之前,古泥受常熟李虞章先生的启蒙学习篆刻。李虞章先生也是吴昌硕先生的弟子。在他的调教下,加上古泥的勤学敏行,学习境况骎骎日上。这位乐施善教的李虞章先生非但不怕学生超过他,反而到处揄扬,还不失时机地将古泥全力引荐给吴昌硕先生,这样的老师真是明灯一盏。

青出于蓝

吴昌硕先生的门下,已是“弟子三千”,昌硕先生见古泥才艺出众,料知此材可造,立言“要让此子出人头地”。并且又将古泥介绍到自己的好友、常熟大收藏家、诗人沈石友先生家里增广见识,饱览了大量秦器汉物、书画金石,眼界为之大开。还每年约定时间住到上海昌硕先生家中,得其面传心授。沈氏藏有名砚一百五十八方,大多为吴昌硕亲笔落墨,皆由赵古泥经意镌刻。古泥抓住这一得天独厚的机会,由此而进一步体味缶庐三昧。于是突飞猛进,尽得缶庐真传。

这是赵古泥25岁时所作的“读不遍千古书,作不了天下事,识不尽海内人”。如果放在吴昌硕先生的作品一起,足以乱真。

赵古泥刻砚铭

只有心高眼高然后才能手高。所以深得“缶庐真传”的赵古泥并不以此固步自封、裹足不前。而是自出机杼地将封泥、古、金文、汉砖等古文字的精华,结合书画的主客、揖让、阴阳向背等巧奥,对入印篆文别出心裁地作方圆、斜侧、长短、粗细、疏密、曲直等富含变化、生动多姿的改造。自创了一种参差错落、方园互用且富装饰趣味的印篆,又逐步在刀法、章法等方面建立起一整套“自家须眉”。

赵古泥终于不负师恩,青出于蓝,别开一宗,创立了“虞山印派”。经他传授的学生有曹石仓、李溢中、濮康安、王辛一、陶飞声、黄书、归子振、朱善余、唐起一、孙静之、汪大铁以及邓散木、张寒月、赵林(古泥之女)等。此外,尚有肖重威、沈芳波、席静玄、范受宇、宋梅村、王健、庞士龙、李嘉有等,皆效法古泥,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印学群体。

1990年由西冷印社编集的《全国印社联展作品集》,古泥遗风仍不减当年。尤其是上海的“邓散木艺术研究社”、福建“闽东印社”、黑龙江“散木印社”、江苏的“虞山印社”、“常州印社”等。

当年,日本著名书法篆刻家桥本关雪先生曾专程慕名到常熟拜见赵古泥,“虞山印派”也因此而遍传东瀛,日本印坛的二大领袖人物梅舒适、小林斗庵皆深受影响。

艺高胆大

于右任先生曾作诗赞道:“石作剥残神亦到,字求平正法仍严。缶庐门下提刀者,四顾何人似赵髯?”由于吴昌硕强烈的个性面目,具有极大的束缚和吸引力,大多学习者乐于亦步亦趋。但赵古泥却却不畏艰难,下定决心要另僻新境。在他四十三岁时所刻的一印边款中道出了他当年的艰辛和感慨:“缶庐篆刻,必为千古罪人……”。他在“逃禅”一印款文中说“敬叟开口便仿汉锤凿,考其结体、用刀皆非,岂能者之欺人欤”?又在“瞻太阁”印款中道:“三桥太板、雪渔太纵。世之攻篆刻者未敢道也”。对印坛公认的前代大师敢道短长、直陈已见。见人所不能见,言人之不能言。

逃禅

瞻太阁

震天绝活

敢闯难区险区的赵古泥还有一套攻坚绝活,凡金玉牙铜、甚至水晶玛瑙等极硬印材,在他手下不但印面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边款也得心应手,生动而富含笔意。为明清以来文人篆刻之罕有。如“俞愚之读碑记”是晶印、“帮闲”为玉印。据传,他常常将这些硬质印材嵌入家中的庭柱里,然后抡起铁锤猛力敲打,弄得屋顶上的灰尘象“大雪纷飞”。震天的巨响常常引来邻家的孩子看热闹。其中,有一位名叫李嘉有的孩子,后来成了台湾的篆刻名家。

俞愚之读碑记

愚公亭长

邦闲


订 阅 篆 刻

长 按 二 维 码

识 别 图 中 二 维 码


Copyright © 张家口笔洗制作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