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笔洗制作交流组

我的珠宝之途(一)

中国宝玉石杂志2018-06-20 02:17:23

杨总编:

活至耄耋、不免念旧,因身板尚硬朗,于是四海云游、访亲问友,谈及往事,众多新朋旧友都劝我:“你是个有故事的人,把故事讲出来…”一位高寿近百、亦师亦友,且颇具权威的长者甚至告诫我,史学家和哲人认为:“无论什么事,凡是第一个,就都有其特殊的历史地位和价值。”他颇为感慨地表示:由于“历史的误会”,新中国的珠宝首饰行业曾有所“阻滞”,而你本人确实为振兴整个行业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这位长者一贯“政治敏锐”,每次会面都“与时俱进”:中央正专题研究,如何对外宣传中华传统文化。总书记特别强调:“中华民族有地位、有影响,是因为中华文化具有强大的感召力。”所以他特别重视文化自信,因为,“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


临别时,他握着我的手,颇有点语重心长:你一向认为:“玉文化是中华文明的基石。”这无疑是最坚实、最深远睿哲的文化自信。花费点时间,响应总书记的号召,讲好你的中国故事,因为它有“其特殊的历史地位和价值。”


握手后,我不禁沉思;他叫住我:你们这一代人,受我们影响太深,太过于自谦,羞于自我推介,应该向80、90后娃娃们学习,晒晒家底:你们虽大多未见枪林弹雨,但也曾艰苦卓绝,显示一下自身价值、释放出正能量!


看来,我不得不勉为其难了,所以再次感谢总编多年来对我的厚爱:容我陆续借助贵刊,摆摆龙门阵、讲讲我的中国故事……


第一篇 偶入珠宝圈


我就读于北京外贸学院(现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德文专业,本应1966年毕业后参加工作,但随着6月份“文化大革命”的开始,我直接卷入了整个财贸系统的“文革运动”之中,所以1969年底,我才由外贸部分配到中国轻工业品进出口总公司。


文革中,我也算得上某一派的头面人物,公司内的“同壕战友”向我透露:中、西德正在谈判建交,一旦成功,我即将被公派出国,所以无法胜任长远性的业务,只好“屈尊”负责“杂品”进口;“无条件服从组织”,是入党誓言;无论什么都需从头学起,只有兴奋地尽职尽责。


所谓“杂品”系指不成批量的零散商品,例如:为国家体委买过碳素撑杆、尼龙泳衣……用以研究、仿制;遵照江青“紧急、加快”的批示,为当时红透天的殷承宗买了一架德国“Steinway”牌钢琴,为“副统帅”林彪进过两把自动牙刷……


1972年底,中、西德建交;我即赴使馆商务处工作。次年初,去德国南部办事,迷路于山沟小镇,下车走向一路人;未及我开口,他抢先连续问我,是否日本、韩国、香港、台湾人……那个年代,国人出境者凤毛麟角,我已多次如是被问,心中颇为不爽,于是急声自我介绍:来自北京的中国人……他立即兴奋地拉我转身,面对一个广告牌:“您看,昆特尔·包勒尔,就是我,经营‘原石贸易’……”我接着念道:“玛瑙制品……”他甚至有所激动:“北京每年都买我的玛瑙!”我不禁有所惊诧,当他热情地邀我进入旁边的房宇时,我由然随之,因为朦胧意识:他的玛瑙,或许与我有关……拉开房门前,他不无自豪地让我欣赏镶嵌在墙壁、门扇上五颜六色的玛瑙片……


作者(右1)与包氏夫妇(右2、右3)在包氏广告牌前合影

 

在客厅坐定后,他捧出注明“北京”的文档;我不尽哑然:竟是我亲手书就的货单,此情此景,我和包勒尔先生均惊喜望外!


我曾经管的“杂品”中,只有玛瑙、水晶之类是批量订单,每年十万美金,按惯例,我复写几份,发往驻港机构“中艺公司”,由他们对外操作。看来,香港“中艺”直接将货单转到了这里。


他领我拾级下楼:整栋楼宇梯次型傍山而建,共六层,上两层和下四层分别处于两个梯面,以至于进门前只现两层,基准底厅十分宽阔,足有大半个篮球场大,各类工具一应俱全,场院即货场,大过一个半篮球场、院门开阔、可供大货车出入。排列有序的大号铁桶占据了三分之二的面积,满装多种石头,我只认识玛瑙、水晶;另一侧是敞棚,两并排木板方格内分别摆放着玛瑙块,专供定期拍卖。他在巴西有家族所属的珠宝矿。


几年前,香港“中艺”曾来过人,此后,只发货单,由他照单发运。他知道,我们制作玉石雕件,所以极其诚恳地表示:最好有专人来挑选,每块石头都不一样、成品千差万别、价值可天上地下;而他只是按重量收费。每年二季度收到货单,现在还早……他突然瞪大眼睛问我,今后是否由我具体经办;我笑了笑未置可否,但内心已十笃定而兴奋!


告别前,我表示,真诚希望与其合作。离国前,公司领导明确指示:积极地参与公司对德业务,这么好的机会,岂能放过!时间紧迫:货单和外汇指标年初下达,二季度出单询货,我必须尽快运作,才可拿到今年的订单。


我一再表示,不会再迷路;包勒尔先生却固执地安排夫人驾车领路,送我至高速路口。他与我同车,自豪地告诉我:这个城市名为伊达尔·奥伯施泰因,是闻名全球的珠宝城,集中了全世界各地出产的珠宝。我虽礼节性的点头,内心里却并不十分信服:就这么个小山沟?


城区不大,洁净、规整,房宇多为二、三层,规模适中,唯一一座十层以上的高大上,囊括了珠宝博物馆、企业样品陈列室和旅馆饭店。


中世纪,西方实行绞刑,此地的荒山即为刑场,刽子手挖坑树绞架时偶然发现了玛瑙,于是进而发现石英类珠宝,继而形成了欧洲最强的珠宝开采、加工业,贮量不大的矿藏开采殆尽以后,专业精神促使当地人走向拉、美、非洲等地寻找矿源,某些珠宝产出国亦有人来此安营扎寨,以严谨、创新为本的日耳曼人在此成功了闻名全球的珠宝城:集珠宝贸易、加工、设备研制,乃至珠宝玉石学科研、教育等于一地;隶属于海德堡大学的珠宝学院即在此城。旧矿坑演变成了欧洲唯一以“珠宝之路”为名的旅游专线。


使馆初建,还没有实质的商务活动,我汇报后,全力以赴立即联系,两周后,外交信使就带来全部有关资料,两个月后,北京玉雕厂的崔万卷厂长即携两名科长赴德。首个商务团组,极受重视,汇报安排在保密室,大使、参赞一干人出席。崔强调,建国以来,工美系统头一次出国选购珠宝原料,轻工部领导十分重视……


包勒尔先生热情接待,当晚设宴,邀请了十多位业内朋友,气氛热烈:天下的制玉者气质天然相通:尽管语言不通,几杯啤酒下肚,北京爷们儿很快就和“老包”指手划脚……


“中国人来买石头”,不胫而传,于是:珠宝城刮起了颇为壮观的“中国风”。头一个工作日,当然先会“老包”:他事前已将玛瑙从铁桶中取出,摆满了院落;老崔他们则喜出望外地各自挑选:颜色、花纹、块头,“因材施艺”,三人见解难免有所仁、智之别……我兴趣盎然地穿梭之间、观模学艺……不断有人来邀,只好告知:明天以后专程拜访。此后连续3天,又拜访了20几家,只看中了一家的芙蓉石和一家阿富汗人的青金石。


周末休息。周六参观博物馆和老矿坑道,丰富多彩的珠宝世界叹为观止、德式玉作大开眼界,看来:玉文化也天外有天!周日,来自罗马尼亚的包夫人,建议参访马克思的故乡古城特利尔。拜见马克思绝非游山玩水,无涉外事纪律。我本人更为急切,所以学德文,就是因为马、恩两位导师是德国人。


经几番打探,在一条窄巷里找到了故居。一进门,我立即亮明身份;着制服的女士立即转惊为喜,轻声自语:“没想到、没想到……”主要以照片、图表展现了马克思的生平以及在全世界的影响,实物部份展出了中文版的马、恩著作,一座墨色头雕据说是大师之作……


本文作者与马克思头像

 

女士向包勒尔夫妇表示,头一次有人从红色中国来访,她很兴奋,会向她的主管汇报:首次、单独如此经历、背景不明,分寸难以拿捏,我按图索骥地讲解,走马观花地转了一圈。


特利尔曾是古罗马帝国最早的发源地,顺便在古城堡、宫殿、教堂、石砌故道等等游览了一番。


最后商定,照批准的外汇额度,少量购买芙蓉石、青金石,玛瑙和水晶均从包勒尔处订购。过磅时,包夫人手持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笑盈盈地在我耳边摇晃,见我莫名其妙,她说:“里面有水!”我接过石头用力在耳边晃,果然有所响动;老崔他们激动地叫了起来:“水胆玛瑙,还有吗?”


铲车旁一个大木箱内有十多块:大者如篮球、小者如鸡蛋;三人兴奋地逐一举起在耳边摇晃,大多未听见响声;包氏夫妇坚定地保证:都有水,因为是夜深人静时,听力绝佳者在矿区认真附耳挑选的,这十几块,积攒了两年多。毫不犹豫,照单全收!并约定:今后,“老包”将着力寻找“水胆”;我们亦照单全收。此后,国内的“水胆”均来源于此。


崔厂长十分满意,汇报时他强调:直接选原石、可因材施艺,一定会生产出更多优秀的作品、多创外汇,并顺便对使馆和我本人颇有“吹捧”,甚至将特利尔之行提高到了“接受马克思主义教育”的高度。勿庸置疑,此行效果十分显著:第二年,批准的外汇额度翻了两番,此后,年年有所增加,包勒尔先生仍是最优客户。随之国内形势的变化,中徳交流日益频繁,使馆由十余人扩大到近百人,但精通德文者不多,我被安排在调研室,玉石业务由其他人负责。


1974年,戴杰同志任商务参赞,到任后立即将商务处搬出使馆,独立门户,分工实行主、兼交插制:我主管翻译、调研,兼顾玉石业务。戴杰作风主动、灵活:在严禁游山逛水的氛围下,参观马克思故居就成为招待来访者的最佳题外安排,我本人应该是出席频率最高者,偶尔也顺访珠宝城,因此与包勒尔先生时有接触。


1977年末,我奉调回国,有半个月假期在家休息,某日政治部电告:韩芝俊主任要来家访,韩是华国峰主席的夫人,口碑很好。坐定寒暄后她严肃地问我,是否想离开“轻工”公司;我十分惊诧地予以否定。她笑着解释:部里决定,重建文革期间并入“轻工”的“工艺”总公司,现正在人事调整,原则是:原“工艺”人员无条件地随业务过去,其他人自愿。我立即表态:我是老“轻工”,坚决不去“工艺”!她立即释然,告我,党委对我已有安排,先安心休假……此时,高作阶副总经理不期而入:“哈哈,好你老韩,你一走,我就明白了!”接着冲我喊道:“小何,你不是答应我了吗?”他的突如其来令我一时语塞。“你肯定忘了,那天我打开水的时候……”他转身,摆出一付邀请的身姿“老韩,你一走,就休会了……”韩无奈地起身、欲言又止。高笑着冲我:“咱们山东老乡、说一不二,我去‘工艺’,你也来!”未容我开口,他就拉着韩离去。


我仔细想了想:回国后第一次去公司,在楼道里碰到两三个同事,互相寒暄,高正好提着个暖瓶走过来,我即打招呼,他顺手把水瓶交给旁人,继而热情地向我伸出双臂,来了个西式拥抱,相互均应该有所言语,但绝没有涉及“工艺”话题!


知情者分析:原“工艺”是外贸部所属十大公司文革中最乱的一家:极左的对立派曾十分猖獗。当年,总部并入“轻工”是非常时期的权宜之计,各省市“工艺”分公司仍然单列,总部理应、亦必须恢复常态。


“轻工”各个方面均强过“工艺”,如果不是任命,高也不愿平调去当个副总,如今受命单刀赴会,刚好我从国外回归,是唯一可用的老“轻工”闲人,于是高就在党委会上把我提了出来。事已至此,我只好“舍身相陪”,随他去“工艺”。


两次偶然相遇,最终决定了我的人生轨迹!


何谓“偶然”?哲人解释:“事物发展中符合发展规律的趋势。”或“客观事物发展中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趋势。”


后来,父亲告诉我:我出生时(1940年冬),抗日战局极其残酷,按何氏宗规,属“乃”字辈,于是命名“何乃玉”,取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父亲的直接领导谷牧副总理知道后,以命令的口吻:“改一下:‘何、乃、华’、人也!”。然而,乳名从母系,是“玉”字辈,于是命为“玉选”,乃良玉一枚!


这岂不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必然?

 

何乃华2018年1月于北京寓所



何乃华

1966 年毕业于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一直从事国内外与珠宝首饰有关的业务。1981 年被派往德国,任中国首饰有限公司(中德合资)总经理,该司是中国政府在境外开设的第一家合资企业。期间在德国珠宝学院进修并获得有关珠宝首饰评估、鉴定资格证书。

1984 年奉调回国创办了中国唯一的国家级珠宝首饰企业——中国珠宝首饰进出口公司,并任总经理至1996 年。期间参与了国家有关珠宝首饰行业政策以及管理条例的制定工作,将珍珠和钻石定为一类出口商品,从生产到销售均由该司独家垄断经营。由此,中国珍珠生产迅速超过日本成为“珍珠大国”;钻石加工规模不断扩大,技艺不断提高,并形成了为业界称道的“中国工”。

1985 年创办了国内第一个珠宝首饰行业社团——中国珠宝首饰进出口协会,并于1992 年将其与新成立的中国宝玉石协会合并;1986 年,在广州开创了“中国珠宝首饰交易会”,并由真人配飾在“T 台”上表演,开创了中国大陆模特走秀之先河;1994 年11 月,在北京举办了首届“国际珠宝首饰展”和首届“珠宝高层论坛”。

1995 年在希腊国际珠宝联合会(CIBJO)年会上,何乃华先生据理排除了某些大国的干扰,使我国成为该组织的正式成员,并成功地修改了该组织有关珍珠标准中不利于我国产品的内容。同年,被推举为新成立的世界珍珠协会主席。

创办《中国珠宝首饰》杂志并任社长兼主编,编写《宝石鉴定手册》、《珠联璧合》、《珍珠鉴赏》等书籍。

何乃华先生是首批获得国家注册珠宝玉石质检师、高级经济师以及高级国际商务师资质的专门人才。几十年来,行走过数十个国家,脚步遍及世界所有珠宝首饰重要产、销地,与国际业界建立了广泛、深厚的关系。

时任外经贸部部长的吴仪曾称其为“中国珠宝大王”,业界某些同仁则称其为“中国珠宝第一人”。

现任中国商业联合会珠宝首饰委员会执行会长、世界珍珠协会主席、香港珍珠商会荣誉会长、香港宝石厂商会荣誉会长、中国商业联合会珠宝首饰鉴定评估中心主任、《中国宝玉石》杂志顾问。

近期文章精彩回顾 


《中国宝玉石》杂志2018年5月增刊精彩赏析


从古代玉石文化内涵来看玉石的主要作用


图说抚顺琥珀( 四 )


一颗来自于泰国的亭部镀膜蓝宝石


翡翠在表生状态下自然的后期变化


秦岭豫翠宝石矿物及工艺特征


缅甸翡翠赌石开窗的雷区——“流氓窗”





Copyright © 张家口笔洗制作交流组@2017